專欄文章 Back

張良八不可

高志斌教授

2017-05-11

  劉邦在建國之初(定都櫟陽之後),曾經想立「六國之後」(分封領地給六國餘下的後人),但張良分析了一段精闢的「八不可」給劉邦聽,劉邦就放棄了。

第一個不可,他問劉邦:「以前商湯伐夏桀,封夏的後代於杞。為什麼商湯敢這麼做?因為商湯認為夏桀最後一定會死。」他說:「今陛下你自信能夠置項羽於死命嗎?你有能力一定可以把項羽給宰掉嗎?」劉邦說:「不能。」
 

  接著張良又說第二個不可,他說:「周武王伐紂,封其後於宋。武王可以這樣子做,因為他認為紂王的頭他拿得下來。今陛下你能夠拿下項羽的頭嗎?你就那麼有把握嗎?」劉邦說:「我沒辦法。」

 

  再說第三不可,他說:「周武王入殷,把商朝很多的文化典故都保存下來,把商代的一個名人箕子釋放了(傳說箕子就是韓國人的祖先),還封比干之墓(比干是殷紂王的叔叔,有比干挖心的典故)。陛下你能夠封聖人之墓,也贊助修建一下聖哲跟智慧者的門牆嗎?」劉邦說:「我不行,沒辦法。」(因為項羽那邊沒有什麼賢人,秦國那邊好像也沒有什麼值得歌頌的好人)。
 

  「再說四不可,周武王伐紂以後,『發巨橋之粟,散鹿台之錢,以賑貧弱萌隸』,施行這樣的仁政,你可以嗎?陛下能把你國家的府庫全都拿出來花嗎?」劉邦說:「我不行。」(劉邦剛建國,其實庫錢也沒幾個。)

 

  第五個不可,張良說:「商朝已經結束了,周武王倒置干戈,蓋上虎皮,以示天下不會再用兵。今陛下你可以偃武修文,不復用兵嗎?你為什麼要封六國的後代呢?你封了六國的後代,意思就是你將來要用兵。」劉邦說:「我不行。」
 

  第六個不可,張良說:「你可以『休馬華山之陽,以示無所用』,你可以讓馬在華山的南面自由自在的吃草,表示一下你的無所作為嗎?你可能嗎?」劉邦說:「我不行。」

 

  「好,那我再說七不可,你可以『放牛於桃林之陰,以示不復輸積』,你可以讓大家的牛都不用耕作了,因為天下不打仗了,國家不徵兵不徵糧了,陛下你辦得到嗎?」劉邦說:「辦不到,辦不到。」

張良繼續又說第八個不可,他說:「天下遊士,離開他們祖先的墳墓,離開親戚故舊,全都跟著陛下東征西討,日夜就盼望著有尺寸之地,得到你的封賞。今天你復六國之後,天下遊士各歸其主,這些人都走光了,誰跟隨你打天下、安天下?」

 

  了不起的張良,一段話中八個不可,句句要害,劉邦聽罷宛如大夢初醒,全盤接納。

※本文節錄自高志斌教授《莽莽蒼生之英雄本色——顧盼之間》,文章版權所有,但歡迎分享連結原址。未經清涼音及作者之同意,請勿轉載或轉寄。